清盘公司中止买卖合约 购屋者望“楼”兴叹

2020-07-21 作者 : 浏览量:755
清盘公司中止买卖合约 购屋者望“楼”兴叹

一批努莎美华维拉公寓的购屋者在该公寓前示威抗议,指清盘公司没完全知会所有购屋者就单方面发出庭令中止买卖合约,以致等待多年后无法入伙!

努莎美华维拉(Nusa Mewah Villa Condo)公寓坐落在蕉赖武吉班丹路,占地865方尺,一共有360个单位,该公寓于2003年开始建筑及发售,当时售价分别是9万9900令吉及11万2900令吉。

据购屋者声称,该公寓是在2003年开始建筑及销售,当时的发展商原先答应会在18个月竣工,但却拖至2006清盘时仍没完工。

此后,该公寓也荒废了2年,在2008年时交由一家清盘公司处理。

这家清盘公司随后委任一家建筑公司作主要发展商,惟建筑公司之后也倒闭。清盘公司于2010年再委任另一家建筑公司为发展商,并建筑该公寓至今。

购屋者仍得付房贷

他们说,清盘公司去年年中要求购屋者交上总值3万700令吉的补额(Top-Up)以作为完工费用,并给予3个月期限,否则就有权中止买卖合约。

一些购屋者声称没钱缴付,也有购屋者声称完全不知情,以致错失为期3个月的交付限期,另外更有购屋者表示尽管在期限内欲交钱,但该清盘公司却不知何故不愿意收下购屋者说,结果只能白白让清盘公司中止他们的买卖合约,而这这也意味着购屋者失去他们公寓单位的拥有权。

不满的购屋者,今天在莲花苑区州议员张菲倩及莲花苑人民中心投诉局主任梁顺鑫陪同下,在公寓前示威,并希望能够拿回公寓单位的拥有权。

购屋者也说,该清盘公司也表示已中止买卖合约者,该公司将代为通知银行他们无需再缴还房贷,不过至今购屋者仍然收到银行催缴房贷的信函。

购屋者说,产业不再属于他们但仍得付房贷,而且还需付现在的房租及其他生活费用,雪上加霜。此外,也有购屋者表示因不还贷款,导致被列入黑名单,无法再向银行贷款。

此外,购屋者也申述据他们得悉,清盘公司委任的主要承包商因需资金完成工程,把公寓内的139个单位抵押给银行,而这139个单位以大约22万9000令吉出售。

张菲倩:若购屋者理由充足 可要求清盘公司交出单位

张菲倩说,根据清盘公司发给购屋者的庭令,购屋者若无法在3个月内缴付当局要求的补额,则该公司有权中止买卖合约。

她说,去年年尾,她和该清盘公司在雪州政府大厦曾召开会议寻找解决方案,会上列出3个可能的解决方案,包括(一)承包商抵押给银行的139个单位出售后,售金所得作为购屋者的损失赔偿;(二)以低于市价把单位卖给原先的购屋者及(三)带上法庭。

她说,清盘公司代表表示会回去内部讨论,当时她给予的期限是至今年1月2日,但对方至今没答复,3项可能解决方案中也没有任何一项落实。

“现在有关清盘公司和承包商都互相推卸责任。老实说,我并不希望这案件最终需带上法庭,因若是带上法庭就会拖慢解决问题的进度,但作为律师,我认为他们中止买卖合约的行为若有出现纰漏,是可以被带上法庭挑战的。”

此外,她也表示已据此事咨询掌管房屋、建筑管理及非法木屋事务的雪州高级行政议员依斯甘达,后者表示可以有多种可能方式解决问题,其中包括若雪州政府调查结果认为购屋者理由充足,可直接下令要求清盘公司交出这些单位。

每月还800元房贷———詹雪梅,43岁(太太)

我当初与我丈夫(邹国华,45岁)买公寓单位时,大女儿才3岁,现在已15岁,第二个女儿也在小学念书了。

我和丈夫当初是想买下一间房屋,一家人安居乐业,怎知第一次买屋就发生这样的事。

回想当年,我与丈夫都没钱,所以就以公积金来付房屋首期,也向银行借剩下的90%房贷。

我们夫妇一直辛勤工作,用血汗钱还每月大约800令吉房贷,现在我们不单无法住进去,还需额外付650令吉房租。

单位送儿子未如愿———刘瑞玉,53岁

丈夫李亚九当初是想买下一个单位送给儿子,但至今仍无法如愿,他也中风3年,事情仍无法解决。

最大的问题是丈夫买下此单位时,并没有知会我和儿子,现在儿子经常都在国外工作,而丈夫中风后无法说话,所以现在是什幺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无论如何,丈夫显然对此事耿耿于怀,他有时或想讲此事,但我们又听不懂他说什幺,所以他经常生气到流泪。